阿爪

【蝙蝠铁】They said we should be together

abo性转,青梅竹马

Chapter One——Campus(4/4)

本章一句话简介:

她闭上眼睛,不让他们发现眼中的泪光,“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。”


4

   “好得不能再好了,亲爱的。经过我两天两夜的不懈努力,微型机器人已经试验成功了,堪称完美。接下来,我要遥控她去偷Howard的老爷车钥匙。”

   Starkphone的屏幕上,是Pepper怒气冲冲的脸。“什么?两天两夜?!Toni Stark,你想猝死吗??”

   “嘘嘘嘘,”Toni压低了声音,“我现在马上要到Howard书房外面了。作为一位负责任的机器人主人,我得先勘察敌情,保证她的安全。”

   “我不管你了。”Pepper说,“我们绝交吧,Stark小姐。”

   “说什么呢,等我把钥匙搞到手,我带你去兜风啊。”Toni冲屏幕那边做了个亲吻的口型,“祝我好运吧。”

   她切掉了视频通话,Pepper的白眼被定格在了屏幕上。

   Toni把Starkphone揣进裤兜,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,再次检查了手上拿着的设计图纸无误之后,敲响了书房紧闭的木门。

   “进来。”低沉严肃的声音。

   她开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“父亲。”

   Howard从办公桌上层层叠叠的文件中抬头看了她一眼,复又低下头去。

   她四岁会做电路板,六岁会造引擎,十五岁进了MIT,十七岁就以校史最高分毕业,还拿了电子工程和物理的双学位。她的天赋广为人知,报刊杂志都对她极尽赞美之词,但在Howard Stark面前,她的锐气都被挫败得丝毫不剩。

   她的父亲从未用赞赏的眼光看过她,从未告诉她他以她为傲……从未爱过她。

   “我正在设计人工智能,或许有朝一日,机器人将能够为人们的家庭服务。”她熟练地无视了胸口的钝痛,平淡地说道。

   Howard接过她的设计图纸,低头简单地浏览了一遍,然后还给了她。“等你有了新突破再来找我。”

   Toni收回四处打量的视线。虽然她已经发现了钥匙置放的地点,但她还是被Howard结束他们谈话之快刷新了认知。

   “如你所愿。”她垂下眼睛,毫不迟疑地转身离去。

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 Howard竟然叫住了她。以往无论是何种情形,他都只会把她往视线之外赶。

   真是奇了怪了。Toni心里冷笑了一下,转过身看着他。

   “腾出你每天下午的时间。Obadiah Stane会来教你企业管理。”他平静地说。

   “我要进行科技研究,父亲。”Toni抱着手臂。

   “你快要二十一岁了,Toni。自从你大学毕业,我已经放任了你三年。”Howard冰凉无机质的眼睛直视她,“放任你寻欢作乐、昼夜颠倒,在实验室和酒吧度过你的每一天。”

   Toni避开了他的视线,烦躁地扯了扯头发,“你不是还健在吗,急什么。”

   “你总要学会做这些事。”

   “学会了之后帮你担下那些破事,好让你安安心心去找美国队长是吗?好吧,到时候你就可以住在北极了,希望北极熊能对你友善一点,让我至少一年还能见你那么一两回。”

   “我不知道这对你沉迷的那几项研究能有什么影响,最多减少一点你喝酒的时间。不过既然你那么抗拒,”Howard对她尖刻的话语完全免疫,低着头刷刷地写着字,声音毫无起伏,“那我给你三天时间来接受这个事实。”

   Toni摔门而去,这次没有再被叫住。

   小时候,她印象中的父亲挺拔、威严而冷漠,永远都是冷静地捣弄着武器机械,或是带着公文包来去匆匆的样子。现在,她的父亲头发已见苍白,挺拔不再,但威严和冷漠一如当初,他们之间紧绷的关系也是。




   Pepper坐在大学课堂里听着商务礼仪的晚课,中途她的手机震动了起来。

   “Potts小姐,我们联系不上Stark小姐。请问你有她的消息吗?请速回复,十分感谢。”

   发短信的人是Jarvis。Pepper侧过头望向窗外,已经很晚了,天色一片漆黑。

   她重重地叹了口气,回复Jarvis“不用担心,我去找她”,然后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。

   该死的、从不让人省心的Toni Stark。

   Pepper思考了几秒钟,出了学校大门,拎着包过了马路,轻车熟路地穿过两条街,然后走进了一个酒吧。

   那个棕色长发的Omega少女就这么大晚上地一个人坐在酒吧里的高脚椅上,一手攥着个酒瓶,另一只手飞快地在手机屏幕上滑动。

   “Toni Stark。”Pepper走过去拽住了她的手腕,把她往外面拖。她的动作并不温柔,事实上她翘了课跑出来看见这番景象,觉得自己大概已经气得头顶冒烟了。

   Toni挣扎着灌了一大口酒,侧过头眼神迷离地看着她。

   “咦,你不是和我绝交了吗?”

   “你跑到我学校附近的酒吧来,不就是好让我把你捡回去吗?”Pepper恶狠狠地低吼,“跟我走,快点。”

   “我搞到了,亲爱的。Dummy是个小天才,当然,那是因为她有个天才主人。”Toni从口袋里拿出一串车钥匙在她眼前得意地晃,“我带你去兜风。我们可以去郊外看星星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“你醉成这样兜什么风?想死别带上我。”Pepper恼怒地抢过钥匙,掏出手机准备给Jarvis打电话让他来接她。

   “那你带我兜风吧,”Toni睁大了她漂亮的棕色眼睛看着她。Toni Stark向来有无数种方法让别人答应她荒唐的提议,湿漉漉的Puppy eyes只是其中最简单的一种。“别打给Jarvis,让他老人家好好休息,我今晚不想回家,真的不想。”

   Pepper妥协了,“车在哪里?”

   “我家车库里啊。”Toni愉快地回答。

   “……”Pepper咬牙,“你今天吃错什么药了,Toni Stark?”

   “没有,我只是喝多了。”她喃喃道,趴在酒吧的吧台上,把头埋进她的棕发里。

   Pepper看了看放在一旁的屏幕还未暗下去的Starkphone,那上面呈现着世界各地的新闻,重大的,微小的。

   她看了身边喝得醉醺醺的人一眼,拿起手机翻看浏览记录,然后她的心一沉。

   Wayne Enterprises官方宣布其失踪已久的唯一继承人Bruce Wayne死亡,首席执行官Richard Earle称这对公司上市并无影响。

   “怎么可能呢,Pepper。”Toni默许了她的动作,并未阻止。她稍稍抬起了头,把下巴放在吧台上,用手背垫着,双眼失焦地望着空气中的某处,“他那样的人,怎么会容许自己这样死去,死得不明不白、毫无意义。”

   “或许他只是厌倦了作为花花公子的生活,从此……隐姓埋名了。”她干涩地说,自己都觉得这话毫无说服力。

   “我该再去哥谭看看。”Toni低语,“我该再去。”

   “你给Oliver Queen打电话了吗?”Pepper问道,“他怎么说?”




   两年前。

   “你看起来很紧张。”

   私人飞机已经到了哥谭市上空,坐在她身边的棕发Alpha少年伸了个懒腰,漫不经心地开口。

   Toni收回一直望向窗外的目光,“你觉得我会紧张?”

   “通常不会。”Oliver说。

   Toni没有说笑的兴致,垂下眼睛,心中一直隐隐潜伏的不安此刻越发强烈。

   刚才Oliver告诉她,Bruce走了是因为他公司有急事。她因为满脑子都是她要立刻见到这个人,所以没有细想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。

   她可以打赌,无论是Bruce、Oliver还是她自己,都不会因为公司的什么事情而对朋友不告而别。其实对于目前的他们来说,公司里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亟待解决的事务,让他们连和朋友说一声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除非……

   Toni知道Bruce最近不太对劲,她能从他日渐复杂的眼神和越来越多的沉默中看出来。但是为什么?有什么事情,是她和Oli都不能知道的?

   她想起Bruce前段时间去参加了杀害他父母的凶手的听证会,想起Bruce告诉他们他快要被开除了,因为他不想学大学里的那些课程,想起Bruce安静地站在窗前远望的模样。

   有什么在她脑海中一晃而过,但她又似乎什么都没抓住。

   飞机降落了。

   小时候,她曾经着环顾周遭的华美环境,对Bruce说:如果那些愚蠢童话中的漂亮城堡真的存在,那它一定就是你家这个样子。

   可此时,Toni站在地面上的一瞬间,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面前的Wayne庄园是如此的巨大而冰冷。

   “Stark小姐,Queen少爷。”西装革履的管家从宅院里走了出来,迈下阶梯来迎接他们。

   他一直都是如此一丝不苟,温和又令人安心,可是从什么时候,他面容逐渐地苍老了下去。

   也对,十多年过去,他们都长大了。

   “Alfred,”Toni凝视着他,她的声音被风吹得有些失真,“Bruce在吗?”

   “Wayne少爷离开了。”

   “去了哪里?做什么?”

   老管家摇头,“这我恐怕不知道,Queen少爷。Wayne少爷一直都十分有主见。”

  “那他有没有说过他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 Alfred静静地看着面前两个他看着长大的年轻人,轻叹了一声,摇头。

   Oliver无奈地拽了拽身旁默然出神的少女,向Alfred礼貌地告了别。

   他们走下了两级阶梯,Toni突然回过了头。

   “那你告诉我,Alfred,他安全吗?”

   Oliver有些疑惑地看着她。

   “奇怪的问题,但当然,Wayne少爷会安然无恙的。放心吧,Stark小姐。”老管家怔了怔,然后和蔼地笑了。

   但Toni没有错过他脸上一瞬间的动摇。

   待他们走出了Wayne庄园,Toni一直僵硬的身体终于剧烈颤抖起来,“上帝啊,Bruce他……Oli……”

   Oliver深深地皱起眉,棕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。




   “Oli?还没有。”

   Toni摇晃着手中的酒瓶,Pepper伸手把它夺了过来,推向了吧台的远处,Toni必须绕过她才能够到的地方。同时,她发现面前少女的手指竟然比玻璃酒瓶还要冰凉。

   “为什么不问问他?”Pepper握紧了她的手。

   “我不想问。”Toni侧过脸,轻描淡写地说。她长长的棕发垂下来遮住了她的脸,“Bruce Wayne不可能死了。他肯定没死。我该再去哥谭,我也想去,我两年没去了。但是。”

   她抬起她那双焦糖巧克力般的大眼睛,眼神让人心碎。

   “无论是Alfred还是Oli,我都不想问。我没办法接受坏消息,Pepper。”

   Pepper把她搂进了怀里,没有说话,因为她知道此刻她说什么都没有用。

   一如三年前,她拥抱着从哥谭回来魂不守舍的Toni。对于当年那三个富家公子小姐相处的种种,她绝大多数时候都只是站在Toni身侧的旁观者,但她早就察觉Toni和Bruce Wayne对彼此肯定怀有更特殊的感情。可惜的是,他们都不知道对方的心意,Toni甚至连她自己的心意都不知道。到最后,她终于想要尝试着解开一切的时候,那个人却已瞒着她走上了一条危机重重的路,自此杳无音讯,甚至生死不明。

   她没有办法减轻Toni的悲伤,她能做的,仅仅是在Toni需要她的时候,陪着她。




   几周后,一个让人昏昏欲睡的下午。

   Toni看了看突然亮起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,迟疑了一会儿,对正在给她讲解公司管理制度的Obadiah Stane做了个暂停的手势,走出房间接起电话。

   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Oliver这段时间都没有联系她。

   现在,他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“Oli。”她靠在墙上,垂着头。

   “Antonia,Bruce死亡的消息是Richard Earle自己以公司官方的名义宣布的,因为他想让Wayne Enterprises上市。”Oliver开门见山,“他甚至还卖掉了Bruce持有的股票,不过我暗中买下了它们。”

   Toni疲惫地闭上眼睛。

   Oliver叹了一口气,“包括Alfred,现在根本就没有人知道Bruce现在的情况。Antonia,不要绝望,要相信他。”

   “我为什么要相信一个鲁莽不考虑后果对朋友不告而别的人?”Toni烦躁地在走廊里踱步。

   “别说气话,Antonia,他出走之前肯定已经考虑了很长时间了,你知道的。”Oliver安抚道。

   她抬头看着不远处房间内亮着的灯光出神,Obadiah Stane还在里面等她。她父亲的老友,日理万机,还要抽出时间教她。Toni不想再谈论这个,扯开话题,和Oliver随便闲聊了几句,然后挂了电话。

   Bruce Wayne……她还没见到他,还没能看清他对她来说到底是什么,他就离开了,留给了她一个黑色的谜。

   Toni Stark从不怯于、也绝不会放弃探索未知,但她的确讨厌自己解不开的问题。

   而感情问题的困难程度,绝对比技术问题高十倍。她怨念地想,回忆她和Bruce Wayne之间的事两分钟,比她在实验室连续两天不眠不休还累。

   还痛苦。

   而她以为,Bruce被宣告死亡,就是她能尝到的痛苦的极限了。



   “你不在的时候他非常想念你。”

   “老实说,你也会想我们的。”

   “因为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“你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……”

   “说点什么吧,不然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 Maria从钢琴前站起,走过来,亲吻了她的脸颊。

   她回头望去,Howard正站在门边,面无表情地看着她。

   “我爱你,父亲。”

   


   Toni以前无数次设想,如果一切从头来过,她不要做Howard Stark的女儿,她甚至曾告诉Pepper她的父亲是Jarvis。

   但当她得知——从报纸上看见——“Stark夫妇在去机场的路上因车祸逝世”的时候,她几乎站不稳。

   天旋地转。

   她该怎么做,才能从漫无边际的黑暗中走出来……

   Stark大宅紧闭的大门外,记者们扛着长枪短炮,人头攒动,而Stark家唯一的小姐正倒在没开灯的昏暗客厅里,靠着沙发冰凉的皮质,醉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她闭着眼睛,脑子里疯狂地回放着昨天上午Howard和Maria离家时的片段。

   在她长达十四个小时的睡眠中,在她最疯狂的美梦里,最终Howard也没有对她说他爱她。

   而事实上,也根本就没有那些和谐相处的片段,没有亲吻、无人言爱,甚至没有告别,他们就这么离开了,然后再也没有回来。

   之前Howard要求她学习企业管理的时候,她烦躁地说“你不是还健在吗,急什么”。

   然后在她二十一岁的时候,他就离世了。

   从她懂事开始,她就在努力学习,为了争取他的一句肯定;她也在惹事生非,为了争取他的一点注意。

   她真的想不到,终其她一生,她从未得到、也将永远都得不到Howard Stark的爱了。


   

   “Toni……”

   “Antonia……”

   “酒瓶给我,不要再喝了……”

   “别这么糟蹋自己了,虽然这几年你一直都挺糟蹋的……”

   “起来……”

   手中的酒瓶被夺去,身体被两条强健的手臂抱了起来,小心地放到沙发上。Toni昏昏沉沉地半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Pepper垂顺的金发,以及Oliver悲伤怜惜的面容。

   “你们怎么进来的?”她沙哑地问道。

   “翻墙。外面全是记者,Antonia。你把自己关在房子里,已经三天了。”

   Toni喃喃地低语,“是吗,我以为有一个月了……我又做了一个梦。”

   Pepper轻轻地抚过她的脸颊,担忧地望着她。

   “我梦见了那天,就是Jarvis告诉我,因为我考上了MIT,Howard和Maria要跟我一起给杂志社拍封面照片,拍完之后,我出来和你们吃饭,我,你们两个,还有Bruce……”

   她闭上眼睛,不让他们发现眼中的泪光,“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。”

——Chapter One End——

最近忙到飞起的间隙,还跳了个新坑……这么久没更十分抱歉啦。。谢谢在上一篇底下留言的姑娘们~这篇会一直记挂着哒!


评论(4)

热度(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