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爪

【蝙蝠铁】They said we should be together

abo性转,青梅竹马


Chapter One——Campus (3/4)

本章一句话简介:

她闭上眼睛,不让他们发现眼中的泪光,“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。”


3

   直到现在,每当Toni回想起她刚进高中的那几天,都会觉得真有趣。因为从那之后,她和Pepper就可以在校园里横着走了。

   “高中真是过得太快了。”

   她惬意地感叹道,四仰八叉地躺在一块大浴巾上,目光所及是金黄的沙粒和碧蓝的海水。

   “那是因为你才读了一年高中就考上了MIT。”棕发的Alpha少年赤着脚,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烧烤,海风把他解开了好几颗扣子的衬衣吹得像是鼓起的风帆。他咧嘴笑道,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,“天才少女Toni Stark,躺够了吗?过来,可以吃了。”

   Toni应了一声,起身走到他旁边,拿了一串烤肉,抬头招呼另一个人。

   “其实大学也过得很快,感觉我就进了趟实验室,出来的时候就毕业了。你呢?在普林斯顿待得怎么样?”

   她只用了两年就从MIT毕了业,而现在她已经埋头搞了一年科研,Bruce和Oli都还才读完大三。

   黑发的Alpha少年走过来,把一打啤酒放在沙滩上。“估计快被开除了。”

   “犯了校规?”Toni拎出了其中三瓶打开,分别递给两个男孩,自己拿着一瓶喝了一口。“没想到啊你,玩得这么野,好意思说我整天泡在实验室里。”

   Oliver和Bruce碰了碰酒瓶,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 Bruce漫不经心地扫视着烧烤架上的食物,“成绩太差。”

   Toni挑眉,“总归不是这个理由。”

   “就是这个理由。”Bruce灌了口酒,“我不想学那些课程,没什么用。”

   “那你想学什么?”Toni问道。如果Bruce自己不喜欢,他完全可以去追逐他喜欢的事情,不必拘泥于学校之类。

   有钱的好处,就是在绝大部分时候都拥有最大的选择面以及自由。至少这一点上,出生在全美最富有的几个家庭的他们三个,都是非常幸运的。

   Bruce凝视了一会儿手中的酒瓶,没有说话。

   “无论是什么,不用太烦心,兄弟。”Oliver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“没错。先想想别的吧,比如,在大学里还是没有遇见讨你喜欢的Omega?”Toni兴致勃勃地问道。

   Oliver笑道:“你对这个这么关心做什么?”

   Toni对上了Bruce投过来的古怪目光,心中暗骂Oliver不要脸。不过表面上,她风轻云淡地哼了一声,“我只是很想知道这么多年连我他都没动心,那他还能对谁动心。”

   “有道理。”Bruce侧过头笑出了声,微长的黑发垂在额前,Toni看不清他的眼神。

   Oliver愉快地望着她,“你也一样啊,Antonia,这么多年连我你都没动心,你还能对谁动心?”

   Toni翻了个白眼,拒绝回答这个问题。


   

   他们吃吃喝喝闹闹,一直在沙滩上待到夕阳西下。

   这很奇妙,她大概从出生开始就认识这两个Alpha男孩了。他们如此相似,但又不尽相同。她记得他们小时候在Wayne庄园的草坪上奔跑嬉戏,在Oli家的游泳池里打水仗,在Stark大宅里缠着Jarvis把Howard的新发明给他们玩。她记得他们一起上学,两个男孩比她大了一级,每天都在她的教室门口等着送她回家。她记得他们在数不胜数的Party里玩得快要虚脱,在多如牛毛的宴会里偷偷冲彼此做鬼脸。她记得他们三个的火辣勾搭对象换了一个又一个,最终都片叶不沾身,生命中留下来的只有彼此。

   而如今他们都长大了。

   Bruce的父母在他八岁的时候就意外离世了,没过几年他就开始学习处理公司事宜,虽然他并不是所有事情都需要过问,但也日益忙碌了起来。Oliver的父母也早就开始逐步把公事交给他去做了。而她,Howard和Maria向来对她不闻不问,她也因此偷了闲。进入了MIT电子工程系的她更是如鱼得水,一头扎进了科技的海洋不想出来,恨不得把洗漱用品都带进实验室。

   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正在逐渐减少,每年能像这样一起度几次假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而Toni以为一切都会这样按部就班风平浪静地过下去。再过几年,他们会各自遇到心爱的人,一起带着吃喝玩乐。差不多三十岁,他们各自的孩子就会像当年的他们一样,一起玩耍。到了四十岁,孩子们可以互相学习,发展起恋爱关系、将他们当年没逾越的距离更进一步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五十岁的时候,孩子们足够独当一面了,他们就把各自的公司交给各自的孩子,然后一起带着爱人去环游世界。六十岁、七十岁……他们可以就这样,作为彼此最好的朋友,相伴走完平稳幸福的一生。

   


   Toni当然不知道,十年之后的她,回想起她当年的想法的时候,会啼笑皆非。她还没有发现那些被掩埋了多年的秘密,她无法预知突如其来的种种。更甚者,她从未想过儿时偶像美国队长会时隔多年再次睁开眼睛,她一直是个无神论者,她当然也无法想象,某日真正的神祗会降临人间,带来巨大的风暴,而此刻在堪萨斯州的一个普通农场里,有外星人男孩悄悄成长。

   她还不知道,世界上会有如此多的变数,而他们的结局会是那般。



   Toni睁开眼睛的时候,阳光已经从海边别墅的窗户洒了进来。她翻身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……快到中午了,是时候起床了。

   她下了床,进了浴室刷牙洗脸,然后坐在梳妆台前,看着镜子里棕发素颜的Omega少女。她是个富家小姐,但作为一个科技狂人,她绝大多数时候都不需要化什么妆,穿着也比较随意。不过今天有个非常重要的贵夫人要见,所以她得对妆容和服饰提起重视,而且这种场合通常不宜伪装自己的性种,所以她不能像平常在学校里那样装成Beta一身轻松。

   大概十多分钟后,她从梳妆台前站起,在衣柜里选了条白色的礼服裙,又从鞋架上取了双高跟鞋穿上。收拾完毕,她打开房间门,穿着挺括西装的Oliver就站在门口。

   “喔,还像个人样。”棕发的Alpha少年夸张地做了个不可置信的口型。

   Toni从他旁边昂首走了过去,“给你三秒钟换个说法。”

   “好吧,其实你美爆了。”Oliver愉快地跟在她身后。

   Toni走下楼梯,看见同样西装革履的Bruce背对着她站在窗前,单手插在西裤兜里,正在打电话。

   她和Oliver坐在了餐桌前,Bruce也结束了通话走过来。

   “Alfred?”Toni问道。

   Bruce颔首,“他通知我们,Garcia夫人的私人飞机已经落地了。”

   “那我们用过午餐就过去。”Toni说,感叹了一句,“天啊,听Jarvis说,我上次见她的时候,差不多只有六岁吧。然后她就飞去法国定居了。”

   “我父母葬礼的时候她赶回来过一次。”Bruce静静地说,“Alfred接待的,我们没见。”

   Toni和Oliver扬起了眉毛。Wayne夫妇的葬礼可以算是他们三个从小到大人生最灰暗的时刻,他们三人的父母私交甚密,连带着他们和伯父伯母叔叔阿姨的关系也很亲密。Toni因为和Howard、Maria的关系比较疏远,就更是喜欢友善和蔼的Wayne夫妇。她和Oliver那几天一直陪在Bruce身边,三个七八岁的小鬼那时候算是初尝了悲伤的滋味。

   “这次巧了,她刚好也来夏威夷度假。”Oliver切着盘子里的牛排,在沉默蔓延开之前说道,“不知道她女儿Vivian来没有,听说她考上了牛津大学,而且非常漂亮。”

   “你不会喜欢她的。”

   Oliver疑惑地侧头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“连我你都不喜欢。”Toni严肃地看着他。

   Bruce笑了起来,“完了,Oli,单身一辈子吧。”

   “谁敢喜欢你啊。”Oliver冲Toni哼哼了两声。

   “怎么着?”Toni拧眉。

   棕发的Alpha少年高深莫测地微笑,不说话了。Toni看了看Bruce,后者也在勾唇浅笑,一副别有深意的样子。她撇撇嘴,懒得深究,埋头继续吃饭。



   Oliver的奔驰就停在门口,他们驱车前往Garcia夫人在夏威夷的宅邸。

   Toni对这位女士早就没有印象了,但她在家里曾见过不少她和她的丈夫与Wayne、Queen、Stark三对夫妇的旧时合影,应该是非常亲近的密友。这次时隔多年,她在夏威夷举办宴会,既然他们三个晚辈刚好也在,就断没有不去拜访的道理。

   她还记得,照片里七岁的Bruce和Oliver并肩站着,乖乖地目视镜头,六岁的她则在一边无聊地望天。

   那个时候,Wayne夫妇还在,Bruce还是个奶油般的小天使,不是他长大后愈发冰冷锋利的模样。或许对她和Oliver,他依旧保持着几分原来的温和风趣,但她知道Bruce其实因为他父母的意外离世受了不小的打击,内心也封闭了很多。

   走进金漆雕花的大门,保姆将他们引向正在花园里喝茶的中年女人。这位年长的女性Beta披着大衣,仪态端庄,看见他们走进来,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“Antonia?”多年未见,她首先能叫出的,自然是他们中唯一的女孩。

   “下午好,Garcia夫人。”Toni对她行了个贴面礼,然后依照她的指引在她身边坐下。

   “Bruce Wayne。”

   “Oliver Queen。”

   Bruce和Oliver轮流亲吻了她的手背,然后也坐了下来。

   Garcia夫人愉悦地看着这三个年轻人。

   “你父亲常和我提起你,Antonia。”Garcia夫人说,“你非常聪慧,我为你高兴。”

   “谢谢您,不过我猜他提得更多的是他如何寻找美国队长。”

   Garcia夫人笑了,“Howard是个天才科学家,而且十分重情义。”

   Toni耸耸肩,不置可否。前半句是真的,毋庸置疑,但后半句,她觉得就像个滑稽的玩笑。

   一个冷漠、工于心计,从未告诉她他爱她,甚至从未告诉她他喜欢她的男人。一个对她脸色最好的时候是把她送去寄宿学校的男人。一个无论她的天赋智商多么出众、表现多么优秀,都不会给予她一句肯定的男人。

   “Howard不善于表达,他大概永远都不会告诉你他爱你。以后你或许能够理解吧。”Garcia夫人看着她无动于衷的模样,轻叹了一声,随后再次换上春风般的笑容,询问起Bruce和Oliver这些年的情况来,又将她在法国生活的种种分享给他们听。

   Toni很快就将刚才的一点点不愉快抛之脑后。Garcia夫人和蔼而善良,且风趣幽默、眼光独到,果然是他们父母的密友、曾在商界、社交界都叱咤风云的女士,就算退出了名利场、隐居乡村,举手投足依旧优雅风流,话语间的魅力也不减。

   “……所以,如果有想要追求的东西,不妨大胆去闯一闯。”细微的眼纹透露着她的阅历和智慧,“尤其当你们已经有资本做绝大多数人都做不到的事的时候。”

   Oliver连连点头,Bruce则看起来陷入了沉思。Toni听见有脚步声靠近,抬头看见Garcia夫人的保姆走了过来,对她轻言了几句。

   “还有一些客人抵达了。”Garcia夫人微笑着起身,“你们先请自便,晚上留下来用餐吧。”

   “我来帮您。”Toni打心眼里尊敬这位女士,起身跟上她,揽住她的臂弯。

   “那太好了,Antonia。”



   半个小时后,Toni从门口回到花园,脑子里一片混乱。

   Bruce和Oliver都不在这里了,应该是去了宴会厅。

   她有些神经质地在椅子上重重坐下来,撑着头望着周遭的美景发呆。



   在她和Garcia夫人独处的时候,那位女士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和善地问了她一个问题:“我看你和Wayne家的男孩相处得非常好。准备什么时候结婚?”

   Toni愣住了,她辨认着Garcia夫人面上的表情,发现那并不是一句调笑。

   “我们只是朋友关系。”她干笑着解释。

   Garcia夫人这次笑了起来,“你们一起在夏威夷度假,不是吗?”

   “还有Oli和我们一起,”Toni说,“我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,彼此都是非常好的朋友。”

   “没错。”Garcia夫人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发,“但Oliver和你没有婚约。”

   “婚约?”Toni睁大眼睛,“什么婚约?”



   悠扬的音乐声和隐隐的谈笑声从宴会厅飘到外面的花园里。

   Toni忽然想起了很多事。

   这不对劲。她通常不会怀念过去,不会追忆往昔,更不会沉溺在一些她看来全无意义的情绪里伤春悲秋,她回想之前的事从来都只有一种情况:她需要某某人的黑历史来打趣。事实上,她是个未来主义者并为此骄傲,她是Howard Stark的女儿,著名的天才少女,热爱科学、乐于钻研科学,也已经取得了许多不凡的成果,她早就上过了不少科学杂志,她被描述为“最有能力改变世界的年轻人之一”。

   她的双眼总是展望着未来。

   但或许同时,是否在某些时刻,她错过了她的过去,也一直对她的现在视而不见。



   “你父母和Wayne夫妇为你们订下的婚约啊。”Garcia夫人眼中浮现了追忆的神色,“你父母从未告诉过你吗?当年Stark家和Wayne家交好,Thomas提出两家结亲,Howard答应了,Martha和Maria都非常高兴,她们在哥谭和纽约举行的不少宴会都提了这件事,圈子里所有人都知道。”

   Toni摇了摇头,有些烦躁地抱怨一句:“他们连话都很少和我说。”

   “那个时候你和Bruce都才五六岁。”Garcia夫人说,“后来没过两年,Thomas和Martha意外离世了,这件事大概也被搁置了下来。你父母应该也有他们的考虑,所以从未提起。也对,毕竟时代不同了,父母做主的婚约是该被废止。”

   “我和Bruce Wayne结婚……”Toni想了想,低着头莫名有些出神。她的脑子向来转得飞快,很少出现思维断档,但这件事不同。这件事超出了她的认知,这件事从未在她考虑范围内,这件事……让她突然死了机。

   原来她也会有卡壳的时候。

   Garcia夫人愉悦地笑着,“当时你和Wayne家的小Alpha玩得可好了,所以Thomas才会萌生出这样的想法。其实,这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一件好事,你父母经常把你带去哥谭也是这个原因。”

   Toni无言以对。Howard和Maria当然对此乐见其成,既能把她扔去Wayne庄园免得碍事,还能促成一桩婚事,让两对本就关系亲密的夫妇结成亲家,同时也是让纽约的商业新贵Stark家和哥谭的老牌富豪Wayne家联姻,为什么不呢?



   “你还在这里?进去吧。”Oliver走过来寻她,看见她脸上表情古怪,“怎么了?”

   Toni抬起头,开门见山,“你知道我和Bruce有婚约吗?”

   然后Oliver表情也古怪了起来。“什么?”

   “看来你知道,那Bruce肯定也知道。”Toni不知道此刻该作何感想。这是件大事,但又不是,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,父母好多年前定下的婚约其实不必作数。

   但她就是觉得……怪怪的。

   Oliver凝视她半晌,忽然笑了,“就是这个让你心神不宁?我觉得这很好理解,你和Bruce各方面不都挺相配的嘛。”

   Toni斜睨着他,“我觉得我和你也挺相配的。”

   “……”Oliver不太自然地咳了一声,“话虽这么说,和你有婚约的是他,又不是我。”

   “这不科学。”Toni说。

   “什么不科学?”Oliver好笑地拉开椅子,在她对面坐了下来,直直地凑近她,装作没看见Toni故意摆出的明显嫌弃表情,“你向来认为一切事物都有其合理的解释。那我问你个问题,如果你今天得知和你有婚约的人是我,你有什么感想?”

   她可能会被逗得前仰后合,接下来一年份的笑料都有了。Toni心里飞快地给出了答案,然后她的表情微不可见地冷了下来。

   “我一样会很不高兴啊,”她皱着眉,拿出她最逼真的演技,“事实证明,Howard真是比我想象的还会给他自己省事。”

   Oliver摇摇头,“如果是我,你现在应该已经想好了六十个段子跑到我面前来打趣我了,而不是在这里胡思乱想。”

   Toni:“……”

   “而如果是其他人,比如说,Leo Torres之类,”Oliver提了一个富家公子的名字。那个人在圈内名声很好,不过和他们不是太熟,“你大概全然不会放在心上,过几秒钟就抛之脑后了。”

   Oliver看着她一脸竟然无法反驳的神情,露出了胜利在握的微笑,平常他可几乎没办法把她噎到说不出话。“为什么呢,Antonia?”

   “因为我喜欢Bruce Wayne?”这似乎是最合理的答案。她疑惑地挑起眉毛,不知道是在问面前的Alpha少年还是在问自己。



   这就很有意思了。Toni心想。

   情爱对他们三个来说都是家常便饭,每天都和不同的勾搭对象去看不同的电影,听起来有些滑稽,但如果他们真的想,其实没那么难做到。

   但奇怪的是,她从未想过要去勾搭Bruce Wayne。当然她也从未想过去勾搭Oli,但似乎正如他所说,他们对她而言是不同的。



   “神奇的问题。你不是天才少女吗,”Oliver翻了个白眼,“这个需要问我?”

   Toni沉默了三秒钟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“操。”

   “别激动,这里不是私人场合,注意言辞……和行为。”Oliver也站了起来,有些防备地看着她。

   “我知道。操。”Toni仰头看着他,“Bruce Wayne在哪里?”

   “Garcia夫人说他走了。”

   “什么?”Toni惊讶地望着他。

   “好像是公司有急事,先回哥谭了。我也不太清楚,他没来告诉我。”

   Toni摆了摆手,“没关系,我可以去哥谭。你和我一起吗?”

   “不错嘛,Antonia,晚了十多年,终于要去把他娶回家了?”Oliver露齿而笑,“这种好戏,我才不会错过。”

   Toni翻了个白眼,“我只是需要去看看。”

   看看如果她用另一种方式审视他,一切是否会有所不同。

   “不过你加油,Oli,”Toni转过身,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眼,“争取早日娶个Omega回家。我看再过十多年吧,没问题的。”

   Oliver玩世不恭地笑,“当然,别担心。”

  


   “要不要先联系一下他或者Alfred?”私人飞机起飞前,Oliver问她。

   “不用了。万一他要和哪个Omega干大事,打扰了就不好了。”

   Oliver好笑地收起手机,“你直接过去就不打扰了?”

   “……你对此有什么意见?”Toni斜了他一眼,“开玩笑,过去的人可是我。呃……我们。”


——tbc——


本来打算一发把第一章剩下的发完,然而老是发不出去说有敏感词,但我发现如果分两段就都能发出去。。。所以根本不是敏感词的问题好嘛摔!

所以分两段发咯~这段婚约梗甜爆啊哈哈哈,下段就……咳。

爱你们的爪砸

评论(4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