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爪

自制视频-KE/ME红白玫瑰
一看就是满足私心的大三角哈哈哈哈~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4062910
为了剪视频基本把四季翻了个遍,发现小马哥真的在以叔面前挺那啥的,尤其是第三季Strix的时候简直了。有点像从小就是粉,后来转黑了,但始终心里有感情没办法完全丢下的那种感觉吧2333
然后大k对以叔的笑也太美了吧!!说话的时候眼神也太移不开了吧!!我还能再爱他们一百年!!!


503的集名叫Ne Me Quitte Pas
法语,翻译过来是“别离开我”
全是以叔(无记忆),由大k演员JoMo执导
编剧认为是最好的剧本!!!
天脑洞飞起我简直激动哭了嘤2018快点来啊啊啊啊

【蝙蝠铁】They said we should be together

abo性转,青梅竹马


Chapter One——Campus (3/4)

本章一句话简介:

她闭上眼睛,不让他们发现眼中的泪光,“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。”


3

   直到现在,每当Toni回想起她刚进高中的那几天,都会觉得真有趣。因为从那之后,她和Pepper就可以在校园里横着走了。

   “高中真是过得太快了。”

   她惬意地感叹道,四仰八叉地躺在一块大浴巾上,目光所及是金黄的沙粒和碧蓝的海水。

   “那是因为你才读了一年高中就考上了MIT。”棕发的Alpha少年赤着脚,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烧烤,海风把他解开了好几颗扣子的衬衣吹得像是鼓起的风帆。他咧嘴笑道,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,“天才少女Toni Stark,躺够了吗?过来,可以吃了。”

   Toni应了一声,起身走到他旁边,拿了一串烤肉,抬头招呼另一个人。

   “其实大学也过得很快,感觉我就进了趟实验室,出来的时候就毕业了。你呢?在普林斯顿待得怎么样?”

   她只用了两年就从MIT毕了业,而现在她已经埋头搞了一年科研,Bruce和Oli都还才读完大三。

   黑发的Alpha少年走过来,把一打啤酒放在沙滩上。“估计快被开除了。”

   “犯了校规?”Toni拎出了其中三瓶打开,分别递给两个男孩,自己拿着一瓶喝了一口。“没想到啊你,玩得这么野,好意思说我整天泡在实验室里。”

   Oliver和Bruce碰了碰酒瓶,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 Bruce漫不经心地扫视着烧烤架上的食物,“成绩太差。”

   Toni挑眉,“总归不是这个理由。”

   “就是这个理由。”Bruce灌了口酒,“我不想学那些课程,没什么用。”

   “那你想学什么?”Toni问道。如果Bruce自己不喜欢,他完全可以去追逐他喜欢的事情,不必拘泥于学校之类。

   有钱的好处,就是在绝大部分时候都拥有最大的选择面以及自由。至少这一点上,出生在全美最富有的几个家庭的他们三个,都是非常幸运的。

   Bruce凝视了一会儿手中的酒瓶,没有说话。

   “无论是什么,不用太烦心,兄弟。”Oliver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“没错。先想想别的吧,比如,在大学里还是没有遇见讨你喜欢的Omega?”Toni兴致勃勃地问道。

   Oliver笑道:“你对这个这么关心做什么?”

   Toni对上了Bruce投过来的古怪目光,心中暗骂Oliver不要脸。不过表面上,她风轻云淡地哼了一声,“我只是很想知道这么多年连我他都没动心,那他还能对谁动心。”

   “有道理。”Bruce侧过头笑出了声,微长的黑发垂在额前,Toni看不清他的眼神。

   Oliver愉快地望着她,“你也一样啊,Antonia,这么多年连我你都没动心,你还能对谁动心?”

   Toni翻了个白眼,拒绝回答这个问题。


   

   他们吃吃喝喝闹闹,一直在沙滩上待到夕阳西下。

   这很奇妙,她大概从出生开始就认识这两个Alpha男孩了。他们如此相似,但又不尽相同。她记得他们小时候在Wayne庄园的草坪上奔跑嬉戏,在Oli家的游泳池里打水仗,在Stark大宅里缠着Jarvis把Howard的新发明给他们玩。她记得他们一起上学,两个男孩比她大了一级,每天都在她的教室门口等着送她回家。她记得他们在数不胜数的Party里玩得快要虚脱,在多如牛毛的宴会里偷偷冲彼此做鬼脸。她记得他们三个的火辣勾搭对象换了一个又一个,最终都片叶不沾身,生命中留下来的只有彼此。

   而如今他们都长大了。

   Bruce的父母在他八岁的时候就意外离世了,没过几年他就开始学习处理公司事宜,虽然他并不是所有事情都需要过问,但也日益忙碌了起来。Oliver的父母也早就开始逐步把公事交给他去做了。而她,Howard和Maria向来对她不闻不问,她也因此偷了闲。进入了MIT电子工程系的她更是如鱼得水,一头扎进了科技的海洋不想出来,恨不得把洗漱用品都带进实验室。

   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正在逐渐减少,每年能像这样一起度几次假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而Toni以为一切都会这样按部就班风平浪静地过下去。再过几年,他们会各自遇到心爱的人,一起带着吃喝玩乐。差不多三十岁,他们各自的孩子就会像当年的他们一样,一起玩耍。到了四十岁,孩子们可以互相学习,发展起恋爱关系、将他们当年没逾越的距离更进一步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五十岁的时候,孩子们足够独当一面了,他们就把各自的公司交给各自的孩子,然后一起带着爱人去环游世界。六十岁、七十岁……他们可以就这样,作为彼此最好的朋友,相伴走完平稳幸福的一生。

   


   Toni当然不知道,十年之后的她,回想起她当年的想法的时候,会啼笑皆非。她还没有发现那些被掩埋了多年的秘密,她无法预知突如其来的种种。更甚者,她从未想过儿时偶像美国队长会时隔多年再次睁开眼睛,她一直是个无神论者,她当然也无法想象,某日真正的神祗会降临人间,带来巨大的风暴,而此刻在堪萨斯州的一个普通农场里,有外星人男孩悄悄成长。

   她还不知道,世界上会有如此多的变数,而他们的结局会是那般。



   Toni睁开眼睛的时候,阳光已经从海边别墅的窗户洒了进来。她翻身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……快到中午了,是时候起床了。

   她下了床,进了浴室刷牙洗脸,然后坐在梳妆台前,看着镜子里棕发素颜的Omega少女。她是个富家小姐,但作为一个科技狂人,她绝大多数时候都不需要化什么妆,穿着也比较随意。不过今天有个非常重要的贵夫人要见,所以她得对妆容和服饰提起重视,而且这种场合通常不宜伪装自己的性种,所以她不能像平常在学校里那样装成Beta一身轻松。

   大概十多分钟后,她从梳妆台前站起,在衣柜里选了条白色的礼服裙,又从鞋架上取了双高跟鞋穿上。收拾完毕,她打开房间门,穿着挺括西装的Oliver就站在门口。

   “喔,还像个人样。”棕发的Alpha少年夸张地做了个不可置信的口型。

   Toni从他旁边昂首走了过去,“给你三秒钟换个说法。”

   “好吧,其实你美爆了。”Oliver愉快地跟在她身后。

   Toni走下楼梯,看见同样西装革履的Bruce背对着她站在窗前,单手插在西裤兜里,正在打电话。

   她和Oliver坐在了餐桌前,Bruce也结束了通话走过来。

   “Alfred?”Toni问道。

   Bruce颔首,“他通知我们,Garcia夫人的私人飞机已经落地了。”

   “那我们用过午餐就过去。”Toni说,感叹了一句,“天啊,听Jarvis说,我上次见她的时候,差不多只有六岁吧。然后她就飞去法国定居了。”

   “我父母葬礼的时候她赶回来过一次。”Bruce静静地说,“Alfred接待的,我们没见。”

   Toni和Oliver扬起了眉毛。Wayne夫妇的葬礼可以算是他们三个从小到大人生最灰暗的时刻,他们三人的父母私交甚密,连带着他们和伯父伯母叔叔阿姨的关系也很亲密。Toni因为和Howard、Maria的关系比较疏远,就更是喜欢友善和蔼的Wayne夫妇。她和Oliver那几天一直陪在Bruce身边,三个七八岁的小鬼那时候算是初尝了悲伤的滋味。

   “这次巧了,她刚好也来夏威夷度假。”Oliver切着盘子里的牛排,在沉默蔓延开之前说道,“不知道她女儿Vivian来没有,听说她考上了牛津大学,而且非常漂亮。”

   “你不会喜欢她的。”

   Oliver疑惑地侧头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“连我你都不喜欢。”Toni严肃地看着他。

   Bruce笑了起来,“完了,Oli,单身一辈子吧。”

   “谁敢喜欢你啊。”Oliver冲Toni哼哼了两声。

   “怎么着?”Toni拧眉。

   棕发的Alpha少年高深莫测地微笑,不说话了。Toni看了看Bruce,后者也在勾唇浅笑,一副别有深意的样子。她撇撇嘴,懒得深究,埋头继续吃饭。



   Oliver的奔驰就停在门口,他们驱车前往Garcia夫人在夏威夷的宅邸。

   Toni对这位女士早就没有印象了,但她在家里曾见过不少她和她的丈夫与Wayne、Queen、Stark三对夫妇的旧时合影,应该是非常亲近的密友。这次时隔多年,她在夏威夷举办宴会,既然他们三个晚辈刚好也在,就断没有不去拜访的道理。

   她还记得,照片里七岁的Bruce和Oliver并肩站着,乖乖地目视镜头,六岁的她则在一边无聊地望天。

   那个时候,Wayne夫妇还在,Bruce还是个奶油般的小天使,不是他长大后愈发冰冷锋利的模样。或许对她和Oliver,他依旧保持着几分原来的温和风趣,但她知道Bruce其实因为他父母的意外离世受了不小的打击,内心也封闭了很多。

   走进金漆雕花的大门,保姆将他们引向正在花园里喝茶的中年女人。这位年长的女性Beta披着大衣,仪态端庄,看见他们走进来,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“Antonia?”多年未见,她首先能叫出的,自然是他们中唯一的女孩。

   “下午好,Garcia夫人。”Toni对她行了个贴面礼,然后依照她的指引在她身边坐下。

   “Bruce Wayne。”

   “Oliver Queen。”

   Bruce和Oliver轮流亲吻了她的手背,然后也坐了下来。

   Garcia夫人愉悦地看着这三个年轻人。

   “你父亲常和我提起你,Antonia。”Garcia夫人说,“你非常聪慧,我为你高兴。”

   “谢谢您,不过我猜他提得更多的是他如何寻找美国队长。”

   Garcia夫人笑了,“Howard是个天才科学家,而且十分重情义。”

   Toni耸耸肩,不置可否。前半句是真的,毋庸置疑,但后半句,她觉得就像个滑稽的玩笑。

   一个冷漠、工于心计,从未告诉她他爱她,甚至从未告诉她他喜欢她的男人。一个对她脸色最好的时候是把她送去寄宿学校的男人。一个无论她的天赋智商多么出众、表现多么优秀,都不会给予她一句肯定的男人。

   “Howard不善于表达,他大概永远都不会告诉你他爱你。以后你或许能够理解吧。”Garcia夫人看着她无动于衷的模样,轻叹了一声,随后再次换上春风般的笑容,询问起Bruce和Oliver这些年的情况来,又将她在法国生活的种种分享给他们听。

   Toni很快就将刚才的一点点不愉快抛之脑后。Garcia夫人和蔼而善良,且风趣幽默、眼光独到,果然是他们父母的密友、曾在商界、社交界都叱咤风云的女士,就算退出了名利场、隐居乡村,举手投足依旧优雅风流,话语间的魅力也不减。

   “……所以,如果有想要追求的东西,不妨大胆去闯一闯。”细微的眼纹透露着她的阅历和智慧,“尤其当你们已经有资本做绝大多数人都做不到的事的时候。”

   Oliver连连点头,Bruce则看起来陷入了沉思。Toni听见有脚步声靠近,抬头看见Garcia夫人的保姆走了过来,对她轻言了几句。

   “还有一些客人抵达了。”Garcia夫人微笑着起身,“你们先请自便,晚上留下来用餐吧。”

   “我来帮您。”Toni打心眼里尊敬这位女士,起身跟上她,揽住她的臂弯。

   “那太好了,Antonia。”



   半个小时后,Toni从门口回到花园,脑子里一片混乱。

   Bruce和Oliver都不在这里了,应该是去了宴会厅。

   她有些神经质地在椅子上重重坐下来,撑着头望着周遭的美景发呆。



   在她和Garcia夫人独处的时候,那位女士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和善地问了她一个问题:“我看你和Wayne家的男孩相处得非常好。准备什么时候结婚?”

   Toni愣住了,她辨认着Garcia夫人面上的表情,发现那并不是一句调笑。

   “我们只是朋友关系。”她干笑着解释。

   Garcia夫人这次笑了起来,“你们一起在夏威夷度假,不是吗?”

   “还有Oli和我们一起,”Toni说,“我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,彼此都是非常好的朋友。”

   “没错。”Garcia夫人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发,“但Oliver和你没有婚约。”

   “婚约?”Toni睁大眼睛,“什么婚约?”



   悠扬的音乐声和隐隐的谈笑声从宴会厅飘到外面的花园里。

   Toni忽然想起了很多事。

   这不对劲。她通常不会怀念过去,不会追忆往昔,更不会沉溺在一些她看来全无意义的情绪里伤春悲秋,她回想之前的事从来都只有一种情况:她需要某某人的黑历史来打趣。事实上,她是个未来主义者并为此骄傲,她是Howard Stark的女儿,著名的天才少女,热爱科学、乐于钻研科学,也已经取得了许多不凡的成果,她早就上过了不少科学杂志,她被描述为“最有能力改变世界的年轻人之一”。

   她的双眼总是展望着未来。

   但或许同时,是否在某些时刻,她错过了她的过去,也一直对她的现在视而不见。



   “你父母和Wayne夫妇为你们订下的婚约啊。”Garcia夫人眼中浮现了追忆的神色,“你父母从未告诉过你吗?当年Stark家和Wayne家交好,Thomas提出两家结亲,Howard答应了,Martha和Maria都非常高兴,她们在哥谭和纽约举行的不少宴会都提了这件事,圈子里所有人都知道。”

   Toni摇了摇头,有些烦躁地抱怨一句:“他们连话都很少和我说。”

   “那个时候你和Bruce都才五六岁。”Garcia夫人说,“后来没过两年,Thomas和Martha意外离世了,这件事大概也被搁置了下来。你父母应该也有他们的考虑,所以从未提起。也对,毕竟时代不同了,父母做主的婚约是该被废止。”

   “我和Bruce Wayne结婚……”Toni想了想,低着头莫名有些出神。她的脑子向来转得飞快,很少出现思维断档,但这件事不同。这件事超出了她的认知,这件事从未在她考虑范围内,这件事……让她突然死了机。

   原来她也会有卡壳的时候。

   Garcia夫人愉悦地笑着,“当时你和Wayne家的小Alpha玩得可好了,所以Thomas才会萌生出这样的想法。其实,这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一件好事,你父母经常把你带去哥谭也是这个原因。”

   Toni无言以对。Howard和Maria当然对此乐见其成,既能把她扔去Wayne庄园免得碍事,还能促成一桩婚事,让两对本就关系亲密的夫妇结成亲家,同时也是让纽约的商业新贵Stark家和哥谭的老牌富豪Wayne家联姻,为什么不呢?



   “你还在这里?进去吧。”Oliver走过来寻她,看见她脸上表情古怪,“怎么了?”

   Toni抬起头,开门见山,“你知道我和Bruce有婚约吗?”

   然后Oliver表情也古怪了起来。“什么?”

   “看来你知道,那Bruce肯定也知道。”Toni不知道此刻该作何感想。这是件大事,但又不是,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,父母好多年前定下的婚约其实不必作数。

   但她就是觉得……怪怪的。

   Oliver凝视她半晌,忽然笑了,“就是这个让你心神不宁?我觉得这很好理解,你和Bruce各方面不都挺相配的嘛。”

   Toni斜睨着他,“我觉得我和你也挺相配的。”

   “……”Oliver不太自然地咳了一声,“话虽这么说,和你有婚约的是他,又不是我。”

   “这不科学。”Toni说。

   “什么不科学?”Oliver好笑地拉开椅子,在她对面坐了下来,直直地凑近她,装作没看见Toni故意摆出的明显嫌弃表情,“你向来认为一切事物都有其合理的解释。那我问你个问题,如果你今天得知和你有婚约的人是我,你有什么感想?”

   她可能会被逗得前仰后合,接下来一年份的笑料都有了。Toni心里飞快地给出了答案,然后她的表情微不可见地冷了下来。

   “我一样会很不高兴啊,”她皱着眉,拿出她最逼真的演技,“事实证明,Howard真是比我想象的还会给他自己省事。”

   Oliver摇摇头,“如果是我,你现在应该已经想好了六十个段子跑到我面前来打趣我了,而不是在这里胡思乱想。”

   Toni:“……”

   “而如果是其他人,比如说,Leo Torres之类,”Oliver提了一个富家公子的名字。那个人在圈内名声很好,不过和他们不是太熟,“你大概全然不会放在心上,过几秒钟就抛之脑后了。”

   Oliver看着她一脸竟然无法反驳的神情,露出了胜利在握的微笑,平常他可几乎没办法把她噎到说不出话。“为什么呢,Antonia?”

   “因为我喜欢Bruce Wayne?”这似乎是最合理的答案。她疑惑地挑起眉毛,不知道是在问面前的Alpha少年还是在问自己。



   这就很有意思了。Toni心想。

   情爱对他们三个来说都是家常便饭,每天都和不同的勾搭对象去看不同的电影,听起来有些滑稽,但如果他们真的想,其实没那么难做到。

   但奇怪的是,她从未想过要去勾搭Bruce Wayne。当然她也从未想过去勾搭Oli,但似乎正如他所说,他们对她而言是不同的。



   “神奇的问题。你不是天才少女吗,”Oliver翻了个白眼,“这个需要问我?”

   Toni沉默了三秒钟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“操。”

   “别激动,这里不是私人场合,注意言辞……和行为。”Oliver也站了起来,有些防备地看着她。

   “我知道。操。”Toni仰头看着他,“Bruce Wayne在哪里?”

   “Garcia夫人说他走了。”

   “什么?”Toni惊讶地望着他。

   “好像是公司有急事,先回哥谭了。我也不太清楚,他没来告诉我。”

   Toni摆了摆手,“没关系,我可以去哥谭。你和我一起吗?”

   “不错嘛,Antonia,晚了十多年,终于要去把他娶回家了?”Oliver露齿而笑,“这种好戏,我才不会错过。”

   Toni翻了个白眼,“我只是需要去看看。”

   看看如果她用另一种方式审视他,一切是否会有所不同。

   “不过你加油,Oli,”Toni转过身,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眼,“争取早日娶个Omega回家。我看再过十多年吧,没问题的。”

   Oliver玩世不恭地笑,“当然,别担心。”

  


   “要不要先联系一下他或者Alfred?”私人飞机起飞前,Oliver问她。

   “不用了。万一他要和哪个Omega干大事,打扰了就不好了。”

   Oliver好笑地收起手机,“你直接过去就不打扰了?”

   “……你对此有什么意见?”Toni斜了他一眼,“开玩笑,过去的人可是我。呃……我们。”


——tbc——


本来打算一发把第一章剩下的发完,然而老是发不出去说有敏感词,但我发现如果分两段就都能发出去。。。所以根本不是敏感词的问题好嘛摔!

所以分两段发咯~这段婚约梗甜爆啊哈哈哈,下段就……咳。

爱你们的爪砸

【蝙蝠铁】They said we should be together

abo性转,青梅竹马

Chapter One——Campus (2/4)
本章一句话简介:
她闭上眼睛,不让他们发现眼中的泪光,“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。”

1
Toni拖着行李箱站在学校门口,心情无比复杂。
她终于离了家,远走高飞到了这里。她该高兴的,但Howard残忍地剥夺了她这个高兴的机会,因为是他把她送入了寄宿学校,而且看起来比她还高兴。
而且……
她闭了闭眼睛,把那些杂念从脑海中驱逐出去。
今天是开学的日子,校园里进进出出的学生相当多,这是全美最顶尖的学校,大多数新生要么因为进了这里而惴惴不安,生怕被别人比了下去,要么就一副得意自满的样子,像是已经出人头地了。
Toni四处张望了一下,视线被一个女孩牢牢地抓住了。
她站在她不远处正在打电话,身材高挑纤细,面容精致,金发如同最灿烂的阳光,齐刘海下的碧蓝双眼冷静而锐利。
喔,她通话结束了。
Toni朝她走近了一些,闻到了一丝淡淡的Omega信息素,并不像绝大多数Omega的那样柔和,而是有锋芒毕露之感。这让她更来了兴致,“嘿。”
她把手机收进包里,侧头看向她。
“请问你知道学生宿舍四号楼怎么走吗?”Toni眨眨眼睛问她,装模作样地看了看手中的通知,“唔,四号楼三楼五号。”
金发女孩眼神闪烁了一下,挑了挑眉,“我可以带你去。”
“那太好了。”Toni说。
她跟着她走,一路念叨:“今天天气真好,遇见你也真好。”
“是啊。”金发女孩抬头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空,赞同地点了点头,忽然回头告诉她,“Pepper Potts,我的名字。”
Toni弯起眼睛,“有人对你说过你就像小辣椒一样火辣吗?”
Pepper古怪地看了她一眼,“没有。”
“怎么可能?”Toni愉快地说,“如果是我,我会每天说十遍。”
Pepper勾起唇角,像海一样的眼睛凉凉地看着她,“这个时候,你只用告诉我你的名字就可以了。”
“喔。”Toni佯装遗憾地点点头,“我的名字是Toni。Toni Stark。”
她们目前还没有到需要互报名字的程度,不过既然这个金发美人主动提了,她也不介意,谁让Toni Stark是个颜控,而且风流成性。如果Oli在,肯定又会用一种满是嫌弃的眼神看着她,不过他……其实和她半斤八两。
“很好。”Pepper拐了个弯,走进了一幢楼,然后开始登登登地上楼梯。
“其实到了这里我就找得到路了。”Toni说,“你不用……”
Pepper含笑看了她一眼。
“啊——我明白了。”Toni饶有兴致地拖长了语调,“你是想和我一起,对吗?早知道今天就不喷Alpha抑制喷雾装成Beta了。”
“得了吧。”Pepper冷静地说,“你不是Alpha。”
“那么肯定啊。万一……”
她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里。
金发女孩走进了她的宿舍,十分自然地在其中一张床上盘腿坐下。“你好啊,我的新室友。”
学校是不可能安排Alpha和Omega住同一间寝室的。Toni表情扭曲了一瞬,蔫蔫地把行李拖到她对面的床上,“我不好。”
Pepper愉快地笑了出来。
“你赢了。”Toni把卡在牛仔裤兜里的手机拿出来扔在一边,开始整理自己的物品。
“你到底会不会铺床?”Pepper好笑地看着她,“床单反了。”
“不会。”Toni叹了口气,“在家都是Jarvis帮我做这些事。”
“Jarvis?”
“我父亲。”Toni背对着她低着头,把床单上的皱褶抚平。
“你直接用名字称呼你父亲?”Pepper好奇地问道。
“啊,对。他对我可好了,简直是世界上最棒的管……”Toni及时地刹了车,“喔,这要怎么弄进去,让我研究研究。”
“我教你吧,大小姐。”Pepper看不下去了,跳下床走过来,“我大概知道为什么你父亲要把你送到寄宿学校了。”
“呃……也许吧。”Toni漫不经心地回答,和她一起把被子拉开。“亲爱的Pepper,你真是个好人。一会儿我请你吃东西。”
“好啊。”Pepper说。
收拾完东西,Toni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她看了看屏幕上的名字,突然想起了什么,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Pepper一眼,接起电话。
“Bruce。”
“Jarvis二十分钟后到你宿舍楼下,他给你带了衣服。”是他一贯清晰简洁的说话方式。
“知道了。”
“我在校门口等你。还有,把你身上的Beta伪装剂弄掉。”隔着电话线Toni都能猜到Bruce在不赞同地皱眉。
“……好好好,你真聪明,我太崇拜你了。”Bruce Wayne真是了解她。
那头果断地挂了电话。
Toni叹了口气,“抱歉,美人,我这才想起今天下午有点事,明天好吗?”
“没关系。”Pepper温柔地说,“但如果你再那么轻佻地叫我……”
“我错了。”Toni识相地举手投降,走进浴室洗掉身上的伪装剂。
坐在床上玩电脑的Pepper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Omega气息,有些惊讶地挑眉,随即笑着轻哼了一声:“你还挺好闻,一个想装成Alpha的装成Beta的Omega。”
“这不影响我喜欢你,宝贝,你那么漂亮……”Toni看见了Pepper脸上逐渐变得不善的表情,迅速改口,“呃,我走了,再见。”然后麻利地消失在了门外。


Jarvis站在她楼下,手里提着两个纸袋。他穿着高级定制西装,身形挺拔优雅,引来了不少注目。
“去换衣服吧,小姐。”
Toni接过纸袋,低头看了看里面,是一条黑色的露背礼服裙,以及一双黑色高跟鞋。
她摇摇头,“穿成这样在学校里走,太招摇了。”
“Wayne少爷的车就在学校门口,距离并不远。”Jarvis明显一脸不信她会觉得自己太招摇,但还是温和地劝说道。
“哦,那我过去了。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但我怎么会是那么招摇的人呢?”Toni朝他挥挥手,拎着纸袋往管家刚才指的方向走。
“我当然相信。”Jarvis无奈地微笑,“玩得愉快,小姐。”


“老天,快看那边!”坐在学校门口,戴着鸭舌帽的女孩兴奋地拽了拽她的同伴。
她们是高年级的志愿者,今天来引导新生入学的。现在时间已经到了下午,各种工作都接近了尾声,她们才闲了下来。此刻校门口聚集了不少各种手续已经办完、准备四处逛逛了解情况的新生,围着她们这些学姐聊天。
“怎么了……”被拽的女孩一开始还有些疑惑,紧接着表情就变得兴奋:“噢,是他!嘿,你们看见了那边那个黑发男孩吗?背对我们靠在车边,白衬衣领结,肩上搭着黑西装?”
新生女孩们纷纷好奇地望过去,“那是谁啊?很高身材很好哎。”
“开的兰博基尼。”
“看起来像是杂志里那些贵公子……”
“他就是Bruce Wayne,那个哥谭小王子,你们多半听说过。”鸭舌帽学姐对他们说,故意压低嗓音,“教科书般的高富帅,全校各方面能和他相比的,大概只有星城阔少Oliver Queen了。”
“哇哦,他就是Bruce Wayne?”
一群女孩兴奋地打量着那边,眼神在豪车和富家公子中来回。
“背影就很好看……他是什么性种?”
“Alpha,高水平的。”另一个学姐说,“他似乎还没有和哪个Omega走得特别近,如果你们有兴趣……”她促狭地挤挤眼睛,“可以去试试。”
女孩们一阵起哄,这个时候,她们讨论的焦点有感应般转过了身来,似乎正在眺望她们这个方向。
“上帝啊,他真的好帅!”
“我要是能做他的Omega……”
“哈哈哈你上啊去追啊!”
“美吧你!”
“你们运气不错,开学第一天就看到了学校排得上号的风云人物……不过今天不是新生入学的日子吗,他提前一天来做什么?”


Toni从那群人身边路过,表情止不住地变得滑稽了起来。
关于Bruce和Oli如何有钱又如何帅得惨绝人寰惹无数女孩芳心暗许,这种类似的话,她从小到大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。
那两个混蛋,啧啧,还真是厉害。
当然,作为从小和他们吵架胡闹抢小甜饼长大的Toni Stark,她才不会像她们这般觉得这两人如何如何……绝大部分时候不会。随着他们渐渐长大,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懵懵懂懂不分你我,Toni得承认,他们一本正经地端起身份的样子还是挺能唬人的。尤其是Bruce,冷着一张脸单手插在西裤兜里大步流星朝她走过来(准备兴师问罪)的时候,加上他浑身如烈酒般冷冽迷人的Alpha信息素,简直性感得无以复加。
身后的人群看见有个Omega女孩正在朝Bruce Wayne的方向走,逐渐变得鸦雀无声。
Toni无奈地叹了口气,继续朝那边走过去。
“Bruce。”
她不用回头都知道自己肯定在被人热烈地议论着,不太乐意地在他面前站定。
“你怎么还穿成这样。”黑发的富家公子打量了一下她身上的衬衫和牛仔裤,嫌弃地皱眉。
“我喜欢,怎么着?”Toni堵了他一句,还是扬了扬手里的纸袋,“到场再换。”
Bruce懒得多说,接过纸袋,为她打开车门。
“下午好,Stark小姐。”坐在驾驶座上西装革履的男人和蔼地说道。
“……下午好,Alfred。”Toni说。她已经放弃了,这位德高望重的管家总是一丝不苟地恪守着礼节,无论她说过多少遍只要叫她Toni或者Antonia就好。不过从他口中叫出的这样一个无趣的称号从不让她感觉疏离,而是一种真诚的疼爱,就像他一直称呼Bruce为“Wayne少爷”一样。
“新学校感觉如何?”Alfred问道,启动了轿车。
“好极了。”Toni想起了她金发碧眼的室友,“我遇见了一个相当火辣犀利的美人。”
“Alpha?”Bruce侧头望她。
“不。”Toni摇头,“我室友,Omega。”末了,她遗憾地补上一句,“如果我是个Alpha该多好,更没人能跟我抢她。”
Bruce笑了笑,“还好你是个Omega。”
“喂,你什么意思,我就算是个Omega,还不是一样能跟你争漂亮女孩。”Toni哼哼两声,开始列举她的光辉历史:“别忘了七年级的Amanda和Nova,她们都曾和你如胶似漆,后来呢?还不是投入了我的怀抱。”
Bruce勾起唇角,似笑非笑地看着她。
“八年级的Emma,还有Mandy,你当时对她那么好,还有九年级的……”
“你为什么要和我争Omega?”Bruce打断了她,眉头都没有动一下,像是他对提到的这些女孩根本就毫不在意。这让她有些疑惑,当年他和这些女孩的唯美爱情故事可是被炒得沸沸扬扬,人人艳羡。
又听他接着悠然说道:“我又没和你争Alpha。”
“……”Toni翻了个白眼,“Alpha我自己都懒得争。”
由于当时学校里的Alpha们和她身边的两个相比都远不够,所以她从没看上过哪个Alpha。不过这话她永远都不会告诉Bruce和Oli,免得他们俩尾巴翘到天上去。
Bruce意味深长地笑了好一会儿,Toni决定转移话题:“对了,据说你现在还没有勾搭上Omega?这不应该啊。”
“据说?”Bruce玩味地重复了一遍,望向窗外沉默了两秒钟,忽然转头看向她,“Antonia,其实你不该相信流言。”
“哦?”Toni兴致勃勃地问,“所以你和哪个Omega在一起了?”
“我从来没和谁在一起过。”Bruce说。
Toni皱起了眉,“什么?”
轿车停下了,真是不巧。
“收起你奇怪的想法。”Bruce面色如常地理了理领结,拉开车门,转身十分绅士地把她扶了出来,“去换衣服。”


结果酒会结束后,大半夜的,Toni几乎是被轰回了寝室。
Bruce开着他的新超跑风一样地把她丢在学校门口,然后毫不客气地一脚油门扬长而去,估计是被她缠烦了。
这不能怪她,想当年关于Bruce Wayne的任何八卦在学校里都是头号惊雷,虽然他自己从来都是保持沉默,从未向任何人表态,但流言依旧喧嚣尘上,绯闻传得满天飞。
更何况这次他亲口说“他从未和谁在一起过”。可这怎么可能?
Toni遗憾地上了楼,心里盘算着明天一定要联合Oli把事实真相从Bruce嘴里撬出来。
刚走进寝室,坐在床上的Pepper就抬起眼睛,表情难以言喻地望着她。
“这么想我吗宝贝?”
Pepper无视了她的调笑,“恭喜你,你火了。”



2
Toni拿起货架上的咖啡,“这很有趣,开拓社会关系,不让闲暇时光虚度,体验丰富的酒文化,放松身心压力。”
Pepper抓过咖啡放回货架上,斜睨了她一眼,“这不有趣,去酒吧寻欢作乐,说那么好听做什么。”
Toni不死心地伸手却被一把推开,“陪我去嘛。”
“我拒绝。”Pepper拉着她走向收银台,“讨论结束。”
Toni还想说些什么,随后被塞了满怀的营养麦片。
“你真是我的克星,Pepper。”她们才相识一天,但她漂亮强势的室友已经展现出了把她抓得死死的能力。Toni正摇头晃脑地感叹,几个金发女孩大步朝她们走了过来。
“你就是那个Toni?”为首的绑着头绳的女孩说道。
“哪个Toni?”Toni装模作样地皱起眉,一副疑惑的样子。
女孩轻蔑地扫了她一眼,“勾搭Bruce的那个Toni。”
“哪个Bruce?”Toni摇摇头,一脸真诚地看着她,“比你还好看吗,甜心?”
一旁的Pepper翻了个白眼。
几个女孩面露惊愕,头绳女脸色变了又变,最终绷着脸冷冷地说道:“别装了,一脸想红的样子。如果你想在这个学校待下去,就收敛一点,新生。别去勾搭你勾搭不上的人。这是个温馨提示。”
“啊。”Toni面露失望,“我不能勾搭你吗?”
“……”一众女孩表情复杂地转身离去了,比来的时候还果断。
“有趣。”Toni望着她们的背影评论道。
Pepper哼了一声,“我也觉得。”
“别生气,你比她好看一百倍。”Toni讨好地望着她,“我给你买……”她目光环绕了超市一圈,“草莓吃。怎么样?”
“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过敏的东西就是草莓。”Pepper横了她一眼。
“……真遗憾。”
“才一上午,你就被警告了三次,接下来是不是该退学了?”
Toni苦着脸,两人一同抱着一大堆食物往回寝室的路上走,“唉,太惨了,今天高年级的开学,那些女生的战斗力果然还是要强得多。”
Pepper怜惜地看着她,“谁叫你一来就上头条。我今天早上看了看,那条帖子居然被置顶了。”


昨晚Toni看见Pepper的电脑屏幕上加粗显示的标题:“Omega新生勾搭校园王子,与之共乘豪车离去”的时候,抓了抓头发,第一反应是,“校园王子,我的天啊,Bruce Wayne?”
虽然初中的时候小女孩们给过Bruce和Oli更华丽的称号,但每当看见这些,她还是忍不住想笑。
坐在床上的Pepper抬头望她,“你已经被扒得差不多了,目击者太多。”
“我干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吗?”Toni想了想,“不就和他一起去出席……”个酒会吗。
Toni及时地停了下来,Pepper疑惑地挑眉,“出席什么?”
“哦不是出席,是他要去找个人,刚好我认识,他联系上了我,希望我带路。”Toni面不改色地说,端起桌上的咖啡杯。论胡说八道编故事,她从小还没输给过谁。
“这样啊。”Pepper看起来接受了这个说法,点进了帖子,“这上面说你勾搭Bruce Wayne,还说他盛装为你打开车门,殷勤地为你提这提那。”
“殷勤?”Toni差点被口中最爱的咖啡呛到。
“没错。”Pepper点了点头,“不过你是带他去找谁?需要他穿得那么正式。”
“一个退了休的老律师,好像曾经参与他家族企业的什么官司来着,具体的我一小老百姓哪知道啊。”Toni摊手。还好她没穿着露背礼服裙和高跟鞋招摇过市,不然就这话就编不通了。
“哦。不过你最好小心些,这底下的评论有点激动,而且你的信息都被扒出来了。”
Toni倒是毫不在意,但看Pepper明显很认真的样子,便随口问道:“所以呢,怎么了?”
“Toni,你知道校园霸凌现象很严重吧,尤其是高年级。”Pepper叹了口气。
Toni愣了愣,她当然知道。但说实话,她没有担心过这些。从小到大,就算是她和霸凌扯上关系,那也肯定是霸凌别人的一方。
“你担心我?”她笑道,“我真是太感动了,看来我对你一片真心没有白费啊。”
Pepper瞪了她一眼,“我担心我自己。那上面还曝光了你的寝室号。今天下午我总觉得外面有人走来走去,不过你一直没回来,所以没出什么事。”
Toni的表情沉了下来。
她可以对一切针对她的挑衅无动于衷,但她却不能让Pepper过不安宁。
原本进了高中,她不想再成为全校的焦点人物,因为她对科技的日益沉迷,她不再想去关心那些八卦绯闻之类的琐碎,更不想自己成为主角。因此她打算低调一些,不让别人知道她的家世。但她显然忘记了她的朋友们都是些富家公子小姐,尤其是Bruce Wayne和Oliver Queen那两个人形自走炮,肯定会拉她下水,说不定还会惹出更多的事,比如现在。
她叹了口气,做出了决定。
“其实我刚刚说的什么带路,老律师,都是我乱编的。”
“哦。”Pepper抬眼看她,发出了一个单音节,眼神明明白白地写着“我就知道”。
“哦?”Toni疑惑地拧眉。
“你昨天打电话的时候直接称呼他为Bruce,而且说话方式很随意,你应该和Bruce Wayne相当熟悉吧?鉴于你的物品——”Pepper冲她的床扬了扬下巴,“明显非常随意的消费观念,而且根本就不怎么爱惜,加上你的大小姐作风和对什么都不太在乎的自信,你家肯定非常富有。甚至很有可能,你和Bruce Wayne是一类人。”
“……”Toni目瞪口呆地看着她,她刚才为什么会觉得Pepper在这个学校会过不安宁?这样的精致容貌,这样的眼光和气场,加上她修长高挑的身材,要是她站起来而不是靠在床上,那就更像个女王了。
“好了,老实交代吧。”Pepper抱着手臂。
“我觉得我爱上你了,美人。”Toni真心实意地感叹道。
女王大人又瞪了她一眼。


运气真是不好。
回寝室的路上,Toni看着校园中心广场那边走过来的人群中格外显眼的两个Alpha男孩,心里默默地想。她还没洗刷完身上的尘土,新的泥石流就又来了。
Pepper也叹了口气,侧头和Toni交换了个眼神,两个人拐了个弯准备绕过那两尊大佛。
“Antonia!”其中一个男孩笑容满面地大声地喊住了她。
Oliver Queen,这个仇她记住了。Toni咬牙切齿,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,反正他喊的是Antonia,这个名字不包含在她的基本信息内,在学校里除了他们之外没有人知道。
然后手臂就被拽住了。
“我帮你拿啊。”Oliver笑盈盈地抢过她怀中的一大袋食物。
“你什么毛病,Oli,这些是Pepper的。”Toni低声警告。
“喔,你好,美人,我是Oliver Queen。”Oliver依依不舍地还给她,朝Pepper点头致意。
“Bruce Wayne。”他身边的黑发男孩说道。
“Pepper Potts。”
Toni不高兴地拧眉,“好了,快滚,我惹不起你们,你们也别想勾搭我家Pepper。”
Bruce皱起了眉,Oliver则不甚在意地笑了起来,“玩真的?Antonia,你觉得你能隐藏到什么时候?第一天就破功了。”
“还不是因为你们两个。”Toni哼道,“你们离我远点就万事大吉了。”
“你觉得可能吗。”Bruce低头看着她,不甚在意地笑了笑,钴蓝色的眼睛里暗光流转。
Oliver做了个鬼脸,“对啊,别说我们的家庭了,难道以后我们开Party不邀请你,你开Party不邀请我们?这可不太好。”
“……你们赢了。”Toni把怀中的食物一股脑全塞两人手里,“那好,既然不用保持距离了,你们绅士一点,帮我们提东西吧。”


“恭喜你,你现在是全校最惹眼的Omega了,连带着我一起。”Pepper合上笔记本电脑,轻飘飘地扫了对床的Toni一眼,“被全校两大高富帅护送回寝室的Omega女孩?上帝啊。”
“管他的。”Toni正研究着科技论文,顺口说道。
“他们两个都还没有Omega吗?”Pepper问道。
“Oliver Queen整天都在勾搭Omega,但他对他们其实都不怎么上心。”Toni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花花公子,你知道的。”
“至于Bruce Wayne……”Toni终于从电脑屏幕前抬起了头,“对了,这个我还得好好问他。”
Pepper不解地皱眉,Toni一边拿出手机给Oli发短信,一边向她解释:“Bruce Wayne昨天没头没脑地对我说他从来没和谁在一起过,但这怎么可能,你信吗?他们俩可是从小到大绯闻都没断过,说他没有空窗期还差不多。我缠了他好久他都不愿意告诉我实话,还是问问Oli好了。”

嘿Oli,你还活着吗?没被那一小袋东西累死吧?
托你的福,Antonia。
不客气。Bruce在你旁边吗?
不在,他去健身房了。怎么,想他了?
滚。问你个问题,Bruce喜欢的人是谁?
你啊。
好好说话,Oli。他昨天告诉我他从来没和谁在一起过,怎么回事?他不会被哪个Omega伤了吧哈哈哈哈。
唉,Antonia,Bruce如果知道你这么关心他,一定会很高兴的。
……你要是敢告诉他你就死定了,OLIVER QUEEN.

这次Oliver隔了很久才回复:我也可以说我从来没和谁在一起过。Antonia,说真的,你怎么会不明白?我们这些人,不都这样吗。
Toni叹了口气,无言以对。她把她的手机随手扔了向对床,吓得Pepper抖了一下,接住手机怒视她。
“我早该想到的。瞧瞧,那两个花花公子。”Toni感叹了一声,伸了个懒腰,重新把视线移到那些艰涩难懂的科技论文上。
Pepper看完了他们刚才的短信记录,撇撇嘴,伸手把手机递给她。
Toni没有伸手去接,“亲爱的,我不喜欢别人递东西给我,扔过来吧。”
“……”Pepper照做了,小心控制力度与角度不让那一看就价值不菲的定制手机摔在地上,或是砸在墙上。随后她迟疑了一下,认真地问她,“Toni,那你呢。你也是他们那些人中的一个吗?花花女郎?”
Toni抬起眼睛,但没有看向Pepper,表情变幻莫测起来。
过了几秒钟,她的目光才对上她室友碧蓝的眼睛,漫不经心地耸了耸肩,“可能是吧,Pepper,我不知道。”


可以料想,下午她们上完课,又被堵在了教室门口。
“你刚来没几天,野心真是不小,勾搭一个还不够。”走廊被来挑衅和看热闹的人堵得水泄不通,站在一堆人正中的红发女孩化着精致的妆,抱着手臂冷冷地看着她,“Lena她们已经警告过你,看来你完全当耳旁风了。别以为你长得还算漂亮,就能勾搭他们两个。”
Toni饶有兴趣地听着。
“还有你,”红发女孩斜了Pepper一眼,“我劝你,不要站错了队。没有那个能力还一心想依附别人往上爬,会摔得很惨。”
这下Toni不高兴了。她和Pepper交换了个眼色,悄悄把自己的手机给了她,然后把她推回了教室里,关上门,隔绝了外面的嘈杂。
“啊,还很够意思,知道保护朋友。”红发女孩嘲讽地笑道。
“你是二年级的吧?喜欢Bruce Wayne还是Oliver Queen?”Toni问她。
红发女孩愣了愣,“这些和你无关。”
“当然有关,”Toni说,“我知道了你喜欢谁,才好把他让给你啊。”
周围的学生们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“不不不,只是开个玩笑。”Toni在一些女孩气急败坏地发作之前,突然扭转了张狂的态度,玩世不恭地笑起来。“不过好奇怪啊,你们喜欢他们两个,不是该对我好一点吗?我和他们从小一起长大,说不定还能帮你们参谋参……”
红发女孩嗤笑了一声,周围的不少人也都翻了白眼。Wayne家族是哥谭首富,Oliver Queen也是响当当的星城阔少。面前这个穿着款式普通的衬衣牛仔裤的棕发Omega女孩,竟然吹嘘说和两位亿万富翁公子从小一起长大。
“你和他们从小一起长大?你是不是还认识美国队长啊?”有个女声嘲讽地冒了出来。
大笑声响彻了整个走廊。谁都知道,美国队长都是多少年前的传说中的英雄人物了。
“真遗憾,美国队长是我童年的偶像,我要是认识他就好了。”Toni认真地回答,“不过,我父亲认识。”
人群一点点地安静了下来。
他们都知道,校园帖子里已经曝光了,这个目中无人的新生,刚来就勾搭上了Bruce Wayne和Oliver Queen的棕发Omega女孩,名叫Toni Stark。
她的父亲认识美国队长……
Stark……难道是那个Stark?
如果她是,那么一切都解释得通了,论家庭条件,她根本就不输Bruce Wayne和Oliver Queen。
Toni看着众人的表情,遗憾地叹了口气,这个场面真尴尬,她该华丽退场了。
这个时候,她托Pepper搬的救兵怎么还没到?
“抱歉,借过。”
她听见了熟悉的声音,舒了一口气,向走廊尽头望去。时机刚好,层层叠叠的人正向两边分开让路。
“Antonia。”棕发的Alpha男孩先到了她的面前,“今天我家的晚宴,记得吗?”
晚宴个鬼,昨天他们才去了一个酒会。Toni腹诽,但还是从善如流地惊呼了一声:“天啊,Oli,你不说我还真忘了。”
“走吧。”另一个黑发的Alpha男孩说道。
Toni点了点头,Pepper也从教室出来到了她身旁,把手机偷偷塞进她的包里。
“抱歉啊,今天有点事,先失陪了。”
Toni冲红发女孩说道,装作没看见她和周围人复杂的面色,拉着Pepper跟在两个Alpha身后走了。
“……”
“Oliver Queen刚才叫她什么?Antonia?”
“没错,今天中午他也是这么叫她的。”
有个女孩试探着拿出手机Google了Antonia Toni Stark,然后,她虚弱地递给周围的人传看。
“她……确实是Howard Stark的女儿,Stark Industries的唯一继承者。”

完整的第一章发不出去,这是前半段
一点妮妮狂拽酷炫的高中生活的闪回哈哈哈
下更开虐预警

自制视频:【初代吸血鬼/始祖家族】【KE】Eversleeping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2405838

“我可以为尼克劳斯做任何事,我帮助他是因为我爱他。”——以利亚·迈克尔森
在他们结婚那天,一个不速之客的闯入打破了所有美梦……

bgm:Eversleeping-Xandria
If I have to I will die seven deaths just to lie
如果我不得不为爱而九死
in the arms of my eversleeping aim
为了我旧梦所忆 双臂所拥
I will rest my head side by side to the one that stays in the night
我将长眠在 我每夜追寻的他的身边
I will lose my breath in my last words of sorrow
直到最终 在悲伤中停止我的呼吸
and whatever comes will come soon
一切因果 如期来临
dying I will pray to the moon
待我消亡之际,我祈祷能飞向月亮
that there once will be a better tomorrow
那里会有美好明朝

Mikaelson家族那么好🌹🌹
他们会闹不和,会吵架会打架,然而到了关键时刻,他们总会站在一起❤️
最后1p 大k最爱的那个人是谁呢诶嘿嘿嘿

【猪波】入梦

萌兔司基:

看完比赛之后,心里堵了太多情绪,于是有了这篇。


实在忍不住矫情,可是真舍不得你们啊 ಥ_ಥ


=




经久不息的掌声如同高涨的潮水,将Lukas困在原地。耀眼的灯光从四面八方打在他身上,使他费了一些力气才通过鲜艳的黄色分辨出自己所在的地方——威斯特法伦球场——


“嘿Schweini,我不记得和瑞典的比赛定在威斯特法伦……”他习惯性地侧向左边低声说道。然而替代Bastian位置的是裁判还有十一位穿着英国队服的对手,脸上都带着相似的略带敬意的礼貌微笑。


Lukas有些慌张地迅速看向右侧,依旧是一副陌生的年轻面孔。


那人搭在自己左肩的手微微用力,鼓励地说道:“谢谢你,Lukas,谢谢你十三年来所做的一切。”


他一头雾水地快速扯个微笑,探身试图在右侧队友中找到熟悉的面孔。没有,一张张,全是陌生的,青稚的,带着类似敬仰的笑脸。


球场内突然响起的音乐打断了他想要一问究竟的念头。


看板上的画面伴着激昂的管弦乐铺陈开来:红色的拜仁,白色的科隆,红色的阿森纳,橙色的加拉塔萨雷,这些颜色交织在一起,陌生又熟悉。他看到威斯特法伦晦暗的铜,还有马拉卡纳耀眼的金。他看到意气风发的场上奔跑,和空穴来风的场外质疑......所有的画面里,他都看到了Bastian。那个同样青春的几乎犯傻气的家伙,一起勾肩搭背的,分享着苦恼和快乐。


他盯着屏幕上由无数微小色块拼凑成的人,哭着,笑着,任由岁月一点点爬上了眼角,染白了头发。屏幕上鲜艳的颜色突然显得那么刺眼,刺得他心头发酸,眼底泛起泪来,可是他还是舍不得移开目光。


镜头略过两侧的观众席。穿着不同时期的写着自己名字的球衣的球迷们,仰着一张张或亢奋或不舍的脸,在快速移动的镜头下模糊成一道光影。


直到镜头缓缓停下来,停在一人身上。


Bastian。


那个家伙攥着自己第一场球赛的球衣,双眼通红,比谁都要更用力地鼓着掌,挂着泪的脸费力地挤出一个变形的笑脸。


“Schweini难看透了!”他叫唤着,原本低沉的声音被酸涩的喉咙挤压地像是要哭出来一样。他揉了揉眼睛,非常肯定现在自己脸上也是同样通红的、满是眼泪的、扭曲的笑脸,再次扯着嗓子喊:“Schweini爱哭鬼难看透了!”


Bastian张开嘴,而全场嘈杂的轰鸣盖过了他的声音。


“什么?”他眯着眼,试图阅读他的唇语。



忽然,一切安静下来。



“出发了!出发了!”Bastian跳到他床上,拍打着把他从梦中拽出来,“一切都只是个梦,我们要去比赛了!”


他愣了一下。被摇晃醒之前自己在干嘛?似乎做了一个超级真实的梦。天啊,梦里自己捧起了大力神杯呢!Schweini这个家伙,真是的......饶了我吧,居然还跟着摄影师。


他撇了一眼对面满脸痘痘的男孩,重新再次把头深深地埋回枕头间,含混不清地嘟囔“去找Odonkor啊,混蛋。”


“起来了,懒鬼。”Bastian不知放弃地拉扯着床单,也一点点把梦境的回忆拉的越来越远。


“电话还没响呢......”他沮丧急了,那个梦境太过真实,他能够感觉到大力神杯在自己手心沉重的重量,还有Bastian温热的嘴贴在自己的脸颊。而那个球场,那个球赛究竟以为着什么?


他努力地试图记起更多,可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梦境随着睡意一点点如潮汐褪去,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子。


他睁开眼,打断了还在对着一包薯片絮絮叨叨的Bastian:“嘿Schweini……”


Bastian依旧自顾自的笑得没心没肺:“你这家伙,瞧瞧这样子!”


“答应我,如果哪天我退役你可千万不要来。”


Bastian这才愣住了,语气里有些生气:“喂,说什么呢?”


他盯着对方,半天不怀好意地咧嘴笑起来:“你这个爱哭鬼,一定会哭的像只丑猴子......”余下的话被迎面的飞来的枕头砸了回去。


“Jonas!刚才这家伙说的话可不能剪到片子里去,如果未来我成名了,比如当上队长什么的,如果被人发现有这么一段抹黑形象的对话可不行!拜托了!”


他躺在床上,大笑着听Bastian和摄影师调价还价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为什么没由来的会提起这个。


转念一想,管它的,自己才二十一岁呢。


毕竟,未来,还那么远。



萌兔司基:

從去年秋天就一直用小豬告別賽的照片做屏幕,沒想到現在三月都要結束了

嗯,還是把你倆放一起好了( ・᷄ὢ・᷅ )

Bis bald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