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爪

【猪波】入梦

萌兔司基:

看完比赛之后,心里堵了太多情绪,于是有了这篇。


实在忍不住矫情,可是真舍不得你们啊 ಥ_ಥ


=




经久不息的掌声如同高涨的潮水,将Lukas困在原地。耀眼的灯光从四面八方打在他身上,使他费了一些力气才通过鲜艳的黄色分辨出自己所在的地方——威斯特法伦球场——


“嘿Schweini,我不记得和瑞典的比赛定在威斯特法伦……”他习惯性地侧向左边低声说道。然而替代Bastian位置的是裁判还有十一位穿着英国队服的对手,脸上都带着相似的略带敬意的礼貌微笑。


Lukas有些慌张地迅速看向右侧,依旧是一副陌生的年轻面孔。


那人搭在自己左肩的手微微用力,鼓励地说道:“谢谢你,Lukas,谢谢你十三年来所做的一切。”


他一头雾水地快速扯个微笑,探身试图在右侧队友中找到熟悉的面孔。没有,一张张,全是陌生的,青稚的,带着类似敬仰的笑脸。


球场内突然响起的音乐打断了他想要一问究竟的念头。


看板上的画面伴着激昂的管弦乐铺陈开来:红色的拜仁,白色的科隆,红色的阿森纳,橙色的加拉塔萨雷,这些颜色交织在一起,陌生又熟悉。他看到威斯特法伦晦暗的铜,还有马拉卡纳耀眼的金。他看到意气风发的场上奔跑,和空穴来风的场外质疑......所有的画面里,他都看到了Bastian。那个同样青春的几乎犯傻气的家伙,一起勾肩搭背的,分享着苦恼和快乐。


他盯着屏幕上由无数微小色块拼凑成的人,哭着,笑着,任由岁月一点点爬上了眼角,染白了头发。屏幕上鲜艳的颜色突然显得那么刺眼,刺得他心头发酸,眼底泛起泪来,可是他还是舍不得移开目光。


镜头略过两侧的观众席。穿着不同时期的写着自己名字的球衣的球迷们,仰着一张张或亢奋或不舍的脸,在快速移动的镜头下模糊成一道光影。


直到镜头缓缓停下来,停在一人身上。


Bastian。


那个家伙攥着自己第一场球赛的球衣,双眼通红,比谁都要更用力地鼓着掌,挂着泪的脸费力地挤出一个变形的笑脸。


“Schweini难看透了!”他叫唤着,原本低沉的声音被酸涩的喉咙挤压地像是要哭出来一样。他揉了揉眼睛,非常肯定现在自己脸上也是同样通红的、满是眼泪的、扭曲的笑脸,再次扯着嗓子喊:“Schweini爱哭鬼难看透了!”


Bastian张开嘴,而全场嘈杂的轰鸣盖过了他的声音。


“什么?”他眯着眼,试图阅读他的唇语。



忽然,一切安静下来。



“出发了!出发了!”Bastian跳到他床上,拍打着把他从梦中拽出来,“一切都只是个梦,我们要去比赛了!”


他愣了一下。被摇晃醒之前自己在干嘛?似乎做了一个超级真实的梦。天啊,梦里自己捧起了大力神杯呢!Schweini这个家伙,真是的......饶了我吧,居然还跟着摄影师。


他撇了一眼对面满脸痘痘的男孩,重新再次把头深深地埋回枕头间,含混不清地嘟囔“去找Odonkor啊,混蛋。”


“起来了,懒鬼。”Bastian不知放弃地拉扯着床单,也一点点把梦境的回忆拉的越来越远。


“电话还没响呢......”他沮丧急了,那个梦境太过真实,他能够感觉到大力神杯在自己手心沉重的重量,还有Bastian温热的嘴贴在自己的脸颊。而那个球场,那个球赛究竟以为着什么?


他努力地试图记起更多,可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梦境随着睡意一点点如潮汐褪去,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子。


他睁开眼,打断了还在对着一包薯片絮絮叨叨的Bastian:“嘿Schweini……”


Bastian依旧自顾自的笑得没心没肺:“你这家伙,瞧瞧这样子!”


“答应我,如果哪天我退役你可千万不要来。”


Bastian这才愣住了,语气里有些生气:“喂,说什么呢?”


他盯着对方,半天不怀好意地咧嘴笑起来:“你这个爱哭鬼,一定会哭的像只丑猴子......”余下的话被迎面的飞来的枕头砸了回去。


“Jonas!刚才这家伙说的话可不能剪到片子里去,如果未来我成名了,比如当上队长什么的,如果被人发现有这么一段抹黑形象的对话可不行!拜托了!”


他躺在床上,大笑着听Bastian和摄影师调价还价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为什么没由来的会提起这个。


转念一想,管它的,自己才二十一岁呢。


毕竟,未来,还那么远。



萌兔司基:

從去年秋天就一直用小豬告別賽的照片做屏幕,沒想到現在三月都要結束了

嗯,還是把你倆放一起好了( ・᷄ὢ・᷅ )

Bis bald!

【翻译】170319 波尔蒂和史歪泥的两封告别信

永远都要记得

Festina Lente:




今天看到猪为波的国家队告别赛写的信 提到的那句话却没有印象 


搜了一下才发现去年波也给猪的告别赛写过信


当时刚好在去德国的路上所以完全不知情


虽然过了半年才发现......也还是补一下吧: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31.08.2016


Lukas Podolskis Abschiedsbrief an seinen Schweini




亲爱的巴斯蒂安,




我们之间这段并不常见的友谊已持续多年。2004年初次相遇的时候,我就知道我和你的频率相同。我们之间的配合无与伦比——场上如此,场外更是。


我们曾是“波尔蒂和史歪泥”,是媒体起了这样的名字,不过当时看来,和我们还挺配的。我想人们也很快意识到了我俩对足球的热爱和生活的乐趣。我们是有几分与众不同的存在。幽默风趣,但又有些放肆。


被提拔进入国家队,对当时的你我而言是项不寻常的成就,为此我们可以感到自豪。可以说,我们为德国足球注入了推动力,为未来做好了准备。


“波尔蒂和史歪泥”,这可是个非常特别的故事。对德国足球来说,这样的故事不会再有了。能和你并肩作战这么多年,我感到非常感激。你是一位伟大的球员,你知道该怎样带领一支球队。你是领导者。


好心情于我们不可或缺,但我们也始终都明白这取决于什么。没有什么是天赐礼物,一切都是我们用成绩努力挣得的。我们老了,没错,可是那淘气的小男孩依然躲在我们心里。或许和我比起来,你已慢慢变得平静从容。但你依然和第一天见面时一样,是个很棒的家伙。




再见,史歪泥,我的朋友。


我们回头见!




你的波尔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19.03.2017


SCHWEINSTEIGER SCHREIBT PODOLSKI: "SERVUS, MEIN FREUND"




亲爱的卢卡斯,




“我们之间这段并不常见的友谊已持续多年”——你为我的国家队告别赛写的信开头这样写道。我不知道如何才能找到更好的开头方式了。


我依然记得,当我告别赛被换下场的时候,看到看台上坐在我家人中间的你。在那些在我生命中占据着特别地位的人之间——你也是其中之一。


你积极的个人魅力,开朗的性格,以及独一无二的左脚,鼓舞的不仅仅是我,对德国、英国、土耳其观众而言也都一样。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,等你远赴东方效力,应该很快就会把日本球迷也变成波尔蒂球迷吧。




再见,波尔蒂,我的朋友。回头见!




你的巴斯蒂




*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们的童话 是Happy Ending呀.


2017/3/19

【蝙蝠铁】突然想到个神奇的东西...

心怀鬼胎的两人为了各自不可告人的目的,偶然凑在了一起。
“我是布鲁斯·史密斯,一名金融分析师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
“我是托尼·布朗,一名工程师,幸会幸会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
卧槽,意外来得猝不及防,我怎么同时放倒这些喽啰、解除炸弹、救旁边这位超合我口味的帅哥、还尽量不掉码??
———————
哎?
这金融分析师怎么还能躲过子弹??
“那个,其实我还学过几招格斗什么的……”

等等?
这工程师怎么还会黑掉电脑控制的炸弹??
“哈哈,其实我还对电脑编程有那么点兴趣……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
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。
布鲁斯·史密斯与托尼·布朗正式结婚。
托尼·布朗决定跟随夫姓史密斯。
没错,史密斯夫妇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人怎么回事?
这人怎么回事?
婚姻咨询走起。
算了,没什么卵用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
结果某日,第一层码掉了……
“你姓韦恩??”
“你姓史塔克??”
“哥谭那座富丽堂皇的庄园是你的??”
“纽约市中心的那座大厦是你的??”
“其实我在马里布还有一套海边豪宅……”
“其实哥谭大部分交通网和地标性建筑都是我家出资修的……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
后来,第二层码也掉了……
“呃,亲爱的,你知道复仇者联盟那个酷毙了的超级英雄钢铁侠吗?其实……”盔甲飞进来上身,“我就是钢铁侠。”
“……好厉害,亲爱的,你知道那个正义联盟的大脑蝙蝠侠吗?其实……”坐电梯去地下,“我就是蝙蝠侠。”
两脸无辜,相对无言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
超想看史密斯夫妇的AU!!
这俩可以搞双重马甲哈哈哈哈蛇精病
有没有哪位有才的太太来写啊~